盘她为什么不能看了

蓉店,消防中队宿舍。

刚刚结束了今日份训练的队员们,一个个身上散发汗臭。

宿舍中格外的安静。

三班的全体消防员捧着手机,看着视频画面中汹涌而过的弹幕,一个个已经哭红了双眼。

“这小画面,真有火场内意思。人物也棒,嘿……要不是我一个月进八回火场,我都当真了。”

捧着手机,华子擦了擦眼角,咧着嘴夸了一句。

“华子,你这水平不行,夸人可没你这么夸的。你想想人李老师,带着那些个小年轻拍戏的时候你可看见了,那是天天泡在火里的!对于他们这些非专业的人来说,这么拍戏跟玩儿命没啥区别了。一样是干工作,咱们下火场下死力气,人家也是下了真功夫的。所以我说这部片子没毛病,这是真拿咱们当回事,把咱消防工作吃透了才能拍出来的。”

“是啊是啊,要我说李老师他们是真看得起咱们了,不然拍不出来这个效果。”

很明显,一群被剧情所感动所共情的消防员们,对于自己班副的夸人水平不太满意。

面对众人的吐槽,华子嘿嘿一笑,道;“我这也没说片子不好啊,我就是说啊……能有什么用。”

面对众人的不解,华子将手机扔在一旁,大咧咧的躺在了床上。看着天花板时,他脸上的嬉笑有那么一阵变成了严肃。

“片子里说这些火灾,终究是特例。老百姓能看见的,多是咱们每天抓猫斗狗,等树爬墙。这样的片子,这些图个新鲜的网友一时看过心潮澎湃,可是等过了一阵子,又有谁能真记着做好自己的分内事,不让咱们往水里火里钻?你们说,是那些个企业老板能少干点图便宜违规的事儿,还是跳楼的能想着他玩儿的不光是自己的命?”

裸肩纱裙美丽少女袅袅婷婷

随着华子自嘲般的嘀咕,宿舍里面的所有人沉默了。

在一片沉默之中,华子翘起了二郎腿,吹了口飘逸的腿毛。

“你们英明神武的班副我说这些话没别的意思,就是告诫各位灭火人该干嘛干嘛,以前怎么活以后还得这么活,工作以前怎么干以后还得这么干。别为了一个电影,网友们一通瞎哄哄就忘了自己是谁了。别以为一个电影出了,全天下的人就敬着咱们了。人李老师敬着咱们是他的事儿,可千万别自己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不然啊这心里……”

抬起头,扫了眼宿舍中陷入沉思的众人,华子嘿嘿一笑点了点自己的心口窝。

“容易落差。”

看着华子一盆冷水浇在了所有队员的头上,一旁的余刚皱起了鼻子。

抬起脚,一脚就把华子的二郎腿给蹬了下去。

“滚蛋!净说些负能量的话。人家李老师当初在片场的时候怎么说的?文学和影视作品的意义是让人了解和反思。有这么一部片子存在,并且在社会上起到了影响,总比绝大多数的群众不知道消防战线的残酷要好。

你想想咱们每年辛辛苦苦的去社会单位,去学校做消防普及,起到的作用有多少?能有把火灾危害用电影表现出来的好?

要我说哪怕有一万个人,一千个人,哪怕是一百个人因为这电影产生感触。在平时遵守消防规则,每一年因此少发生几场火灾,人家李老师的工作就是有意义的。挺好的事儿让你这么一说,跟个发牢骚的怨妇似的。什么人啊你这是?”

看着余刚对自己瞪眼睛,华子堆砌起了一张狗脸,讪笑道:“哎呦,班长大人这政治觉悟,不干指导员可惜了啊。在下受教,受教了!”

就在华子和余刚斗嘴之际,坐在窗口边上望着窗外发呆的大河忽然眨了眨眼睛。

“哎?门口好像出事儿了……”

“怎么了?”

被平日里木讷的大河吸引了注意,坐在床上的消防员们一股脑的起身涌到了窗前。

窗外,大门口那面哨兵正在慌张的向外跑去,似乎是追着什么人。

可是很显然,他没追上。

回到大门口,看着地上的一堆东西,哨兵警惕的转着圈。

“走,出去看看!”

看到这样的景象,一群穿着大背心裤衩的消防员们鱼贯跑了下去。

大门口。

“嘿!怎么了刚才?有人冲哨?”

看着哨兵蹲在地上,鸭子一样挪腾来挪腾去,看着脚下一大包“不明物体”一脸警惕的样子,余刚等人立刻围了上去。

“什么东西这是?”

“不知道啊,刚才我在这站岗呢,没招谁没惹谁。忽然一台白色的轿车就停在大门前,一带着口罩的小年轻下了车二话不说把东西扔下就上车跑了。我都没来得及反映!”

听到了哨兵讲的原委,一群大冷天穿着背心裤衩的消防员们,看着脚下一个用塑料袋包裹着的大盒子众脸懵逼。

“班副,你经验多,你上去闻闻是不是什么爆炸物之类的?”

“你脑子进地沟油了?咱们中队有什么战略价值?还爆炸物……再说,我特么经验多不假,闻闻就知道里面是什么你拿我当什么了?”

“就知道你不行,队副不灵了,去后院牵狗吧。”

“不是,今儿晚上怎么非得把我跟狗挂等号啊?实在不行报告队长吧。”

看着华子和队员又逗上了嘴,一旁闷声不吭的大河蹲了下去。

“都退后。我拆开。”

看着大河如临大敌的模样,众人立刻向后退了几米。

确认所有的兄弟都已经撤出了范围,大河深吸了口气,拆开了塑料袋。

看着他一耸一耸的背影,身后的众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大河,小心点儿。一层层拆!”

“听见有哔哔哔的响声你就赶紧跑!咱们不行打110报警。”

“闭嘴!丢不丢人!”

“大河!拆开了没?看到里面东西了吗?”

听着身后的七嘴八舌,大河的背影略微颤了颤。

“看到了。”

“什么东西?”

“非常危险。你们不要过来。”

“赶紧,赶紧报告队长!”

“不用!嘶……哈……”

听到后面的众人要上报,大河终于幽幽的转过了头来。

看到他的脸,众人俱是一惊!

只见,那憨厚的脸上,一张通红的大嘴正在飞速的发出嘬嘬的声音。

而他的手上,正赫然拎着一只缺了前爪的……小龙虾!

“太危险了这个东西,吃上瘾的话这个月工资就保不住了。你们千万别过来!”

看到这样的景象,队员们凌乱在了风中。

一旁,余刚松了口气,走上前去直接给了作怪的大河屁股一脚。

“先别吃,别再投毒什么的。”

“喏。”

面对余刚的提醒,大河将一张纸条直接递了过去。

将纸条接过来,余刚瞬间就愣住了。

只见上面用极工整的楷书,写着一行小字。

“招牌小龙虾献给最可爱的人,感谢守护,不成敬意。”

“班长,写什么啊?”

见余刚拿着纸条不吭气了,众人纷纷围了上来。

面对一个个好奇宝宝,余刚也没废话,直接将纸条传了过去。

随着纸条在一双双手上依次传过,一张张笑脸绽放开了。

而就在所有人都或骄傲或感动之际,一阵汽车的引擎声,再次在门口响起。

未几,一台黑色的小轿车停在了门前。

跟刚才一样,副驾驶上一个身影鬼鬼祟祟的跳了下来。

可就在那身影像将手上的几个大塑料袋放去门口的时候,却发现大门里十几道目光已经锁定了自己。

“额……我说我是过来给你们送零食的,你们会信吧?”

看到那站在大门口照明灯下,有些尴尬有些不知所措得姑娘,一群消防员齐齐的点了点头。

姑娘拍了拍胸口,暗暗的吐了吐舌头。

“那,那我想抱抱你们,可以吗?”

面对姑娘过分的要求,从来没经历过这个场面的消防员们羞涩了。

也就是在这时,大河放下了手里的小龙虾。

“同志,我们有规定。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东西你拿回去吧。”

“那个东西可以不拿!以后空手来就行啊!”

身后,华子一脚踹了过去。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Follow any comments here with the RSS feed for this post. Both comments and trackback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