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成功下载芭乐视频

“我想我懂你的意思了。”

两分钟后,布莱克率先打破了沉默,苦笑着点了点头。

“那就再好不过了。”

墨檀莞尔一笑,眸中那抹肃杀顿时消散得无影无踪,轻快地笑了起来:“就我个人来说,现在其实并不是很想聊那些会让自己心情变糟的内容,因为某些难以启齿的原因,我最近的心情并不是很好。”

或许是因为最开始就对这个敢约语宸吃饭的小鬼印象极差,尽管墨檀自己只是区区一个曙光教派的小牧师,但他对面前这位地位尊崇、履历华丽、身份高贵的男孩并无半点敬意,哪怕后者之前那句‘忘语姐姐、黑梵哥哥’让他非常受用,但那也仅仅只是抵消了大量负面情感而已,尊敬是尊敬不起来的。

不过这也难怪,毕竟仔细数一数那些墨檀见过的、与布莱克同等规格的人物……

曙光教派的圣女夏莲,一个非常容易歇斯底里、行事风格宛若一个狂暴战、跟女神祈祷的时候甚至会许下丰胸这种愿望、说话极度硌牙的大龄剩女。

财富教派的圣女菲雅莉,一个彻头彻尾的混账商人,虽然贵为神眷者但却充斥着市井气息,在不涉及到钱这一话题的时候性格极度脱线,画风无论在什么时候都十分欠揍,一个喜欢把支票塞在自己胸里的怪胎。

曙光教派的圣女晨忘语……嗯,鉴于要是从此时此刻墨檀视角来解读的话十分可能把一整章搭进去,这里就暂且略过了。

总而言之,出于上述原因,再加上玩家这一超然的身份,墨檀实在是难以对这些地位尊崇的圣子圣女产生什么敬畏感。

不过这位名叫昼·布莱克的小盆宇似乎也并不希望谁去敬畏自己,听完墨檀这番话后立刻露出了同样轻松的笑容:“还请黑梵牧师你放心,我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去聊那些会让你心情变糟的内容。”

“哦?”

街拍俏皮美女时尚透明纱衣清纯写真图片

墨檀微微挑眉,轻声问道:“那刚才有关于某位主祭大人的事怎么说?”

“是单方面的误会。”

布莱克耸了耸肩,那只按在喷泉外沿的小手轻叩了两下,微笑道:“事实上,我刚才只是以太阳教派圣子的名义,代那些想法过于激进的‘少数派’以及具体执导出那场悲剧的渥伦斯·卡列尼道歉而已,而非请求谅解或宽恕。”

墨檀的目光稍微变得有些讶异:“哦?”

“之所以道歉,正是因为我认为他们的所作所为皆为错误,或许我们都信奉着同一位神明,但这并不代表我愿意包庇那些铸下大错的同僚,从他们试图用无辜者的牺牲去换取荣耀、证明虔诚的那一刻起,我们就不再是一路人了。”

虽然无论是外形还是声音都有些稚嫩,但这位十三岁的少年此时此刻却充满了某种威仪,某种让任何人都无法轻视其存在、忽视其每一句话的强烈存在感,就好像黑白世界中唯一的色彩般夺目。

但墨檀只是平静地点了点头,饶有兴趣地问道:“所以我究竟是误会了什么呢?”

正手忙脚乱试图敛起气息的布莱克不由得有些愕然,显然没有料到面前这位黑梵牧师能在自己无意间显露的气场前如此淡定。

这倒不是他自视甚高,事实上,如果换一个跟墨檀有着同样实力的人站在这里,很可能已经在无意识显露出气场的布莱克面前跪了,这也是这位正太圣子刚刚着急忙慌想要敛起气息的核心原因。

但在不知道见识过多少大风大浪,光是‘自己’能轻易伪装的气质就有几十上百种,很久很久以前更是与某种令人悚然的‘存在’共存过好几年,前段时间在游戏里甚至在短时间内化身为‘罪’的‘黑梵’面前,布莱克刚刚那一瞬极具压迫性的气场根本就是形同虚设,就跟不存在似的。

“你的误会是,我从一开始就没打算为金冠主祭渥伦斯·卡列尼求情。”

小心翼翼地把惊讶之情埋在心底,布莱克一边暗暗对墨檀做出了‘有趣’的评价,一边敛起笑意肃然道:“事实上,之前几次我试图约忘语姐姐单独聊一下就是想把这件事解释清楚。”

墨檀也是面色一肃:“什么!你好几次想约忘语!?”

“黑梵牧师,咱们还是先说正事吧……”

给人感觉有些少年老成的正太圣子叹了口气,苦笑道:“我想传达的意思很简单,那就是希望你们不要把我们整个太阳教派与其中那些潜藏在阴影中的‘少数派’混为一谈,尽管从严格意义上来讲无论是‘温和派’还是‘少数派’都是教派的一份子,也都信奉者伟大的太阳神,但我们并不是一类人。”

墨檀微微眯起双眼,轻声道:“也就是说,作为‘温和派’代表的你,并非想要为渥伦斯·卡列尼说请,而是单纯地想与他划清界限。”

“准确点来说,是‘温和派’希望与‘少数派’划清界限,不,其实我们早就划清界限了,只不过在大多数人眼里,太阳教派就是太阳教派。”

布莱克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摇头道:“但正如我刚才所说的,事情其实并非如此,只是这些内容是绝无可能摆在明面上去说的,那只会引起不必要的动荡,而且还会让我们太阳教派陷入某种非常尴尬的处境。”

这句话墨檀倒是完可以理解,毕竟根据他对‘少数派’这一势力了解,完可以料想到无论是谁知道太阳教派内部存在着这样一批不择手段、大脑有恙的人都会陷入慌乱,进而不假思索地提议……

“既然如此的话,你们这些知根知底的‘温和派’为什么不直接把那些‘少数派’铲除掉呢?”

因为之前在苏米尔发生的事,对少数派并没有半点好感的墨檀没有半点犹豫,直接提问道:“既然你……或者说是温和派已经很明确地与他们划清界限了,甚至就连位居金冠主祭的人可以毫不犹豫地牺牲掉,那么就算直接清理掉那些对这个世界来说没有半点价值的家伙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心理负担吧?”

深邃的黑眸平静地注视着面前这位圣子,此时此刻的墨檀已经不是那个患得患失、随遇而安、满脑子都是感情那点破事的普通青年A了,现在的他更像是那个负手立于沙盘前冷眼下瞰的棋手,在简单的审时度势后第一时间做出了决断。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很想这么做。”

布莱克却是耸了耸肩,摊手道:“只可惜我刚才也说了,少数派始终都‘潜藏在阴影里’,也就是说,就连我们这些太阳教派内部的人也不知道究竟哪个人是‘少数派’,事实上,就在渥伦斯·卡列尼金冠主祭这次出手之前,我们都没想到那个给人感觉有些古板、但待人温和的人竟然会是少数派中的一员,而且……”

“而且什么?”

见布莱克忽然变得犹豫了起来,墨檀下意识地催问了一句。

“而且受限于某种规则,我们并不好对少数派直接进行肃清,事实上,如果渥伦斯主祭成功让黑梵牧师你们所有人殒命在苏米尔,在死无对证的情况下我们非但不能施以惩戒,甚至还要庇护他。”

布莱克攥紧了拳头,咬牙道:“哪怕他已经明确被定义成少数派,哪怕他未来将会受到刻意的打压,但却依然会得到庇护。”

墨檀挑了挑眉:“看来你打算为我解释一下太阳教派的秘辛?”

“是的,虽然这并非什么理应大肆宣扬的事,但作为少数派行动的受害者,作为忘语姐姐的伴侣,夏莲殿下乃至现任曙光教皇冕下都颇为青睐的人,我觉得你可以知道一些事。”

布莱克那张稚气未脱的小脸看上去有些疲惫,嘴角翘起了一抹让人心疼的苦笑:“而且有些事,说出来可能会让我这个被给予厚望却过于年轻的知情者轻松许多。”

“洗耳恭听。”

墨檀言简意赅。

“在我太阳教派的历史上,除了某些过于动荡的年代,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是由‘温和派’或者性质接近于‘温和派’的派系来主导的,而在众多少数派中,最为活跃的就是渥伦斯·卡列尼所属的这支,时光境迁,直到很久以前的某一代,太阳教派就只剩下两个派系了,两个矛盾最为根深蒂固的派系。”

布莱克坐在喷泉旁,食指无意识地轻叩着身下的大理石,一层若有若无的光焰在他身后流转,隔绝了那些企图打湿少年长袍的水花:“而在过去数千年里,大多数情况下都占据主导位置的‘温和派’至少有一百六十九次机会将那支一直延续到今日的‘少数派’斩草除根,但却从未有人如此做过。”

墨檀并没有傻敷敷地问‘那是为什么呢?’,只是继续安静地听着。

“原因其实很简单,很多人……至少最初分离出那些派系的人觉得,只有存在竞争才能保持强大,才能维系繁荣,才能永远昌盛,比起那不稳定的外部压力,内部压力的促进作用要大很多。”

布莱克的声音没有半点波澜,只是仿佛背书般讲述道:“而这个想法,则变成了某种规矩,也就是说只要少数派没有一个不剩地转变心态投入温和派,那么太阳教派就永远不可能铁板一块。”

墨檀蹙了蹙眉,不带笑意地调侃了一句:“听起来还挺有道理的。”

“事实也是如此,无数年来,无论是建立圣教联合之前还是之后,每个教派都有过低迷期,唯有我太阳教派始终维持着相对的繁荣,在联合中的规模也从未掉出过前三,这其中有很大一部分都跟‘少数派’脱不开干系。”

正太圣子的表情有些复杂,停顿了好一会儿才继续道:“一方面是因为所谓‘竞争’带来的压力,另一方面则是那些人也确实都在做一些对教派有利的事,虽然那并不是我可以容忍的方式。”

“我明白了。”

墨檀坐在少年旁边,无声地在自己身后设下了一片律令·障,淡淡地问道:“所以你究竟想要表达些什么呢?”

“诚意,仅仅只是我个人的诚意而已。”

布莱克低头盯着自己的鞋尖,轻叩着喷泉外沿的右手微微攥起:“但我希望,在未来的某一天,能够改变在我眼中日渐扭曲的教派,让那些离经叛道的杂音消失……”

墨檀哑然失笑:“很伟大的志向,但这跟你向我表达诚意又有什么关系呢?”

“因为我觉得,如果会有那么一天的话,黑梵牧师你或许能帮助我。”

布莱克难得露出了与其年龄相符的笑颜,莞尔道:“用财富教派那位菲雅莉殿下的话说,这应该算是前期投资吧。”

“诚意可不值钱,所以这并不算是投资,而且我只是个以混吃等死为目标的一般路人罢了。”

墨檀轻轻拍了拍布莱克的肩膀,笑道:“不过如果真有那么一天的话,我应该会愿意帮你吧。”

布莱克开心地拍了拍手,然后轻快跳到地上,对墨檀行了无可挑剔的一礼:“十分感谢,黑梵牧师。”

后者也站起身来,摇头道:“不敢当,布莱克殿下。”

“对了,还有一件事~”

布莱克忽然表情一变,讪讪地挠了挠脸颊,低声道:“我想来想去,觉得还是有必要说明一下。”

墨檀好奇地看着面前这个忽然扭捏起来的少年:“什么?”

“我很喜欢忘语姐姐。”

布莱克先是说了一句让墨檀血压飙升得话,然后紧接着说道:“不过不是‘那种喜欢’,要说是……呃……就是……想要与对方达成伴侣关系的‘喜欢’,我其实喜欢气质更成熟一些的……啊,我不是说忘语姐姐不成熟,也不是说我对她有那个想法,我的意思是气质……”

“好了,我懂,我懂了。”

墨檀长舒了一口气,乐呵呵地拍了拍布莱克德肩膀:“你不是姐控这件事我已经了解了。”

“我……”

“你,其实是御姐控吧?”

“啊?”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Follow any comments here with the RSS feed for this post. Both comments and trackbacks are currently closed.